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家庭禁忌幻想-雪莲花 [3/5]-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初起阳光,向大地倾洒着金色的辉芒,沉睡的万物迎来又一个早晨。一夜未
归的麦其,从绿草里站了起来,昨夜的嘶喊让他的喉咙有点乾哑。

  伸了伸手,呼吸了下新鲜空气。全身特别舒服,已经没几天前的悲伤的感觉
了,这一切都要感谢她。

  「该回家了,要是阿妈知道自己一夜没回家,一定会担心死的。」

  想到这里,他跳上马正準备离去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他寻着
叫喊的方向看去,那声音也越来越近了。一个黑点正朝着他的方向冲来。

  是一匹矫健的红棕烈马,那烈马上有个红衣少女。正在马背上惊叫着,那烈
马一边跑,一边不停地跳跃着。将身上的少女,抛上、抛下。少女看来快要不行
了,那痛苦的表情,和那颤抖的双手说明着一切。

  麦其扬起马鞭,向那少女冲了过去。猛地将少女抱住滚到地上,落地后背上
传来的剧疼的他,没有停了下来,他知道这些草原的野马都会将自不量力的人踩
死在蹄下。

  滚躲了几下后,他的野性也被这野马激活了。那个女人的话如今时时刻刻在
脑海里出现,他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他找了个机会跳上马背,狠狠的拽住血一样
红的棕毛。

  感觉到又有人在背上企图御驾着它,双腿一抬猛地在草原上蹦跑起来,麦其
感觉到自己如箭一样斩断着大地的空气,气流川流过身躯。看着救她的男孩趴在
马背上慢慢消失在眼前,想起男孩嘴角流出的一丝鲜血,倔强的眼神。少女流下
了洁莹的泪水。

  瘦小身体在马背上不停的颠簸着,每下与马背的碰撞都让他疼得撕心裂肺。

  倔强的他绝不认输。狠狠地拽住马脖子上的棕毛,马脖子上也隐约流淌着血
丝。不知道自己疼晕过了多少次,又疼醒过几次,当他在一次疼晕过去时,却被
温热的软湿的东西弄醒,睁眼却看见是那野马的舌头,欢喜的心情将身体的痛苦
忘却,他爱抚着那被自己拽伤的马脖子,野马也十分受用的嘶叫起来。

  看着接近中午的太阳,心想阿妈一定会着急死了。看了看一望无垠的草原。
也不知道红马将他带到了什么地方。「该死,这里是什么地方。」野马十分通人
性,它马首向自己背上比划了几下,示意主人上来。再抬了抬前脚,意思就像在
说他知道怎么回去。

  这马通人性,想到这麦其连忙跳上马背。双手轻轻抱住红马柔软的脖子。野
马纵身一跃,连人带马跳出十几米,很好的弹跳力呀,感觉就向飞,回去的路上
马背的感觉很平稳,不像来的时候,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颠簸得七荤八素。

  看着天空中的云都在向后快速移动着,麦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马儿呀马
儿,以后你的名字就叫,飞云。马似乎对主人给它起的名字十分满意,欢跳了几
下。如果说其它的马一个时辰跑五十里,飞云却可以跑出二三百里路。

  眼前的事物越来越熟识了,那熟悉的土丘。那个少女也不见蹤影了,他估计
那女孩应该没事了。

  哈图队长正好经过这里,见到麦其连忙过去打招呼:「三少爷,您总算回来
了,今天可把三主娘急坏了。」

  看来阿妈一早没看见自己了,一定急得要死:「哈图,我阿妈在哪里你知道
么。」

  「她好像和族长他们在族长那里接见圣王的使节了。」

  「哦,我去找她了,你们忙去吧。」一拉马毛,就朝着大营冲去。

  麦天和十大长老正款待着圣王的使节,今天不知道是哪阵风将圣王的人吹来
了,送了牛羊和骏马来庆贺麦天接任新的族长。来人中还有圣王那心爱的女儿风
娅。他自然不能怠慢这些高贵的客人,上了好酒好肉。送上漂亮的女奴恭使节娱
乐。

  这时麦其匆匆走了进来,麦天连忙站了起来向大家引见着他的弟弟。

  圣王的女儿看见进来的年轻人,忧郁的样子,马上泛上了开心的笑容,她认
出就是早上救她的少年。突来的惊喜,令她不顾一切扑到麦其的怀里。在场的大
家都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都在想:「公主是不是花癡了,就算看中了那男孩。
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下投怀送抱啊。」

  此时的麦其顿时就蒙了。这是第一次被女孩抱住,还是在那么多长辈的眼睛
下。俊脸腾的红了,一边解着少女的手,一边心慌地巡视着四周。看到那身穿洁
衣裳的女人时,见到她那春风一样的笑容,心理乱了起来。不由得用力将风雅推
开。「蹬、蹬」少女倒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样对待他们的公主,这是对圣王的羞辱。使节们拔出佩刀,刷的一声都拔
出了利刃,要将那无理的小子剁成几块。

  少女的及时制止,才平息了一场械斗:「你们干什么,快退下,他是我的救
命恩人。」既然是公主的救命恩人,使节们也不好为难,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
原因来自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这时麦其才看清这热情的少女,就是清晨从马背上救下的女孩。于是对着她
微微一笑礼貌地问了一下:「是你呀,你怎么会在马背上。」

  少女见他认出她来了,开心地走了过去,拉着麦其的手,甜甜的笑着说道:
「我今天早上遛马的时候,看见它在小溪里喝水,那匹马好漂亮。」

  麦天一听牵涉到马匹,笑了起来道:「所以你就偷偷骑了上去,想征服它,
对不。」

  风娅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麦天愕然道:「咦~~你怎么知道,你没在场
呀,难道你是神仙么。」

  「哈哈……」众人都被小姑娘的话逗得哈哈大笑,就连来的使者也偷偷地乐
着。知道都在笑自己,她虽然管不了麦家的人笑她,可是还可以管管自家的人,
于是瞪着偷笑的使节。看来效果也不佳,这个被看着,就板着脸,等看另一个时
就开始笑起来了。

  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烫的,于是转移话题:「麦其哥哥,你被那野马带走了我
很怕你出事,你怎么逃回来的。」乌敏格从少女的口里,得知儿子跟野马大战了
一番,连忙关心地看着儿子。看看他哪里受伤了,只看见他除了衣服髒了点,其
他的地方还没损坏,这才放心地嘘了口气。

  「没有,它被我驯服了。」麦其对于少女的关怀只有照实回答。

  「真的么,那你带我去看看嘛。」对于公主的要求,麦其看了下二哥希望他
给他解围,没想到二哥的回答竟然是:「三弟,既然公主喜欢和你玩,你就带她
到处走走。」

  二哥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办呢,他看了看二嫂,见她对着自己笑,还将两
个大拇指靠在一起,表示希望他们可以成为一对,不由得苦涩一笑,和众人告退
后陪着公主看马去了。

  见公主出去了,麦天举起了奶酒,与各位使节乾杯。

  敬酒完毕后麦天坐下来开始闲聊起来了:「圣王的公主还真是活泼可爱呀,
长大了一定是圣山下最美的姑娘。」

  年纪大点的使节笑道:「呵呵,族长说笑了,整个圣山下谁不知道最美的女
人就是你的老婆呀。」

  一看就是色精,瘦瘦的使节一边说道:「族长,好福气呀,天天有这么美的
老婆陪你睡觉。」一边用他老鼠般大小的眼睛瞄着。

  公主不在了,使节们的话开始荤素了起来。三个女人都礼貌地站了起来,向
大家告别,男人们都明白地点了下头。

  瘦子一直盯着三个美女离去后,混话脱口而出:「呵呵,你老婆真漂亮呀,
不管是脸蛋还是屁股都比我那黄脸婆好上千万了。」

  年纪大的使节也开始混口了:「哈哈,瘦子你老婆怎么会是黄脸婆了,那屁
股还是很丰满的,你若不喜欢乾脆给兄弟我了。」

  麦天对于瘦子的无理谈论自己的老婆,也不在意。事实就是这么回事,男人
凑合在一起就谈论女人,只要没真干口头快活也就算了。举起双手拍了拍,进来
了六个美貌少女,都半裸着走了进来。

  两个色鬼一看,顿时口水直流。瘦子首先抱过一个女人,上下其手。

  年纪大的还知道点礼节,笑着站了起来对麦天致谢道:「麦家的族长,您太
客气了,这些美貌的少女,可以换千匹牛羊了。」

  「呵呵,各位使节都是来自圣王那里,我麦家一贯信奉的是圣王的,如此小
意思。」

  「这些女人都是处女,都很昂贵的,您给我们换些普通的女人就行了。」

  「啊秃,你就别在那里唧唧歪歪的啦,人家麦家族长的好意就别推辞了。」
听到那人要装假客气,手中正忙着扣穴的瘦子,实在看不惯。听到瘦子都这么说
了,也不再客气了,将一个少女抱到怀里,解开裙子分开那双弹性十足的玉腿,
掏出那弱小的阴茎往里面凑着。

  看来使节们都还满意,麦天笑着要告退。瘦子见了喊道:「族长大人,您别
走啊,也来乐个吧。」

  「不用了,你们慢慢玩吧。」说完刚要出去,这时一个年轻的使节开口了:
「大人,帮我换个好么。」

  怎么嫌不好么,这可都是美女了。心下虽然不快还是笑着道:「使节大人,
难道这些女人不美么。」

  「漂是漂亮,可我想要个成熟点的。」

  这家伙不喜欢处女,明白过来了:「好吧我给找几个来。」

  「我想要个四十左右的女人。」说完这句话,年轻的使节面色通红。

  麦天不由得看了下那人,年纪不过二十一二左右。没想到有如此的嗜好,自
己也不由得细想起来,昨夜与三娘的肉搏相拼,那种禁忌滋味,想到这下身的肉
棒也开始跳动起来。

  连忙定了下神道:「好的,我去给你找个熟妇。」转身离开这香艳的帐篷。
里面传来少女的哀啼,男人粗重的声息。

  他张开手,将乌敏格走后留给他的纸条摊开一看,看过之后连忙将手握住,
靠着帐篷边上喘着粗气,他想忘掉那字上的内容去,那么清晰的在脑海里出现:

  「麦天,昨夜我们发生了那种关係。那是为世俗不允许的。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在我模糊的记忆里,那时我把你当做麦加,也就是你
的阿爸。所以导致了后面不该发生的事情,本来我应该以死去向你死去的阿爸谢
罪。

  可是我鼓不起勇气,不是因为我怕死,是你,对~就是你,那强壮的体能,
和你那超出你阿爸几倍的宝剑。带给我那种如生幻死,飘飘欲仙的感觉。那让我
明白,我以前是白活了,所以我要珍惜现在,我企求你的怜悯,只要你肯给我,
就是把我当做最卑贱的奴隶,或者是那淫贱的母狗,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填满
我,十几年未填满的空隙。

  如果你肯可怜,我在族长帐篷里等你。「

  纸条上散发的幽香,如催情的神水,理性着称的麦天,也开始徘徊在禁忌的
十字路口,迷糊中阿爸那瘦弱的身体和那小小的棍子在三娘体内射出那白白的精
液。极其淫秽的幻景,生动地出现在眼前。

  图画里的三娘的眼睛,正向着他的方向看着,她那眼神是那么的空虚,她缓
缓地将身上的男人,拉了下来。站了起来,面对着他,那双成熟白皙的桃子轻微
地晃动着,那大于云萝几倍褐红色乳头,吸引着他的视线。她在看谁,忽然感觉
到幻象中的她忽然对着他的方向低语着:「过来吧将我征服吧,我需要你年轻火
热的阴茎,来吧。」

  画像中多了个光着身体的人,那人分明就是自己,看着梦幻里的他,分开三
娘那成熟多汁的玉腿,那花瓣两边有遗留着,残精遗液。那粗大于睡在床上几倍
的肉棒,顺汁而下开始轻鬆地送着淫根。

  畜生,我要杀了你,床上的人忽然站了起来。阿爸的宝刀砍在自己的右臂上
面。啊~的一声惨叫后,满头大汗的麦天清醒了过来。

  「族长您怎么了?」火龙族长路过这里,看见麦天的面色惨白。

  性慾的折磨,心神失魂落魄的感觉,使得他浑身无力,但他还是用最理智的
话语:「没事,你忙去吧,我去休息下就好了。」

  见族长都说自己没事了,虽然他的样子怪怪的,但他不愿意说,也就不能勉
强,礼貌地鞠躬告退。

  想起那个年轻人的要求,连忙叫住火龙:「等下,你找个四十左右的女奴给
使节送去。」

  「不会吧,四十多的女人。都是配了丈夫的,还有也没少女娇嫩。」

  「叫你去找就去找吧,找到就送过去。」

  「是。」火龙见话到如此,也不多问。下去寻人了,看着远去的火龙长老,
麦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往自己的帐篷里走去。

  看着从中午睡到现在的丈夫,美丽的妻子端来了热腾腾的奶酒,温柔地坐在
边上。

  看着眼前雪白的肌肤,是那么晶莹,那柔美的身体引起小弟弟的抗议,想起
三娘留下的燥气,引动着他,一反常态将餵酒的云萝,翻压在身体下面,那柔软
的身躯,在身体下不停地蠕动,慾火不停的激励着命根子。

  衣服散落满地后两人坦成相对,红晕自然飞上面颊。

  傲耸的乳峰被粗糙有力的大手攀登着,紧小的玉户在被暴涨的阴茎研磨几下
后,破关而入。

  那开始进入体内的力度让她感觉到很疼。面上的表情,让人可以看到她弱不
禁风的体质,微闭的小嘴略微咧开着,深锁的眉头。那万般悲怜于一身的模样。
让麦天慾火顿减。

  那,美丽的脸上只有惨淡淡的痕迹,根本就看不到春情万种的模样,被突然
猛入后,发出的声音,不是那么的销魂蚀骨,而是那么的悲切,没有那娇泣的声
音,昨夜胯下的女人,是多么的骚浪。

  相比下,美丽的妻子性爱方面,远不如三娘。开始指望猛干一会,就可以引
起她的高潮,听到她那声声如莺的娇啼。

  剧烈的几百抽后,美丽的妻子没有吭出一声,就在激烈的撞击下晕了过去。

  今天的性爱,索然无味。此时对那禁忌的性爱,更加怀念,脑海里不停地想
起那成熟肉多的身体,完全包容自己那跳动的命脉,可以任性的横贯。

  强烈的慾望燃烧着他仅有的理智。在心魔的诱导下,缓缓地从那娇小的花道
里抽出那沾着湿露的蛮龙。看着那被撑得裂开的花道,在肉棒的抽离后慢慢地闭
合起来,那合拢的弹性是多么好,依稀记起昨夜从乌敏格体内抽出后,淫液横流
的玉户久久不能闭合,自己射出的精液顺着流淌出来。那淫糜的画面重现在自己
的眼前。

  人在慾望的促使下,往往会做出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随意地披了几件衣服
后,悄悄地溜了出去。

  高大的帐篷下,出现一个黑影,他四下观察一番后,感觉不到有人。才安心
地走了进去。帐篷里面漆黑一片,他用极轻的声音叫着乌敏格的名字。却没见人
回应。心下失望之极正要离开的时候。感觉到脚被东西绕住。顺手拿起后,发现
那是女人贴身的内衣,那上面还保留着女人的体香。

  她来了,想起三娘就在阿爸的卧榻上等待。胯下的肉棒开始不停的点头着,
那硬度绝对可以摧毁一切。一手拿着香衣放在鼻子上嗅着,一边将身上的束缚解
下,扔在一边。前往卧榻的一路上,可以感觉到那地上的衣服。不用想了,她肯
定是全身光光地等待着自己。

  卧榻上隐约传来,女性的匀称的呼吸声。看来她睡着了,三娘光着身子的模
样一定很,骚浪。可惜这里不能点灯,因为阿爸死了后,这里一直空着。如果点
灯的话很可能引来巡逻的士兵。只有放弃挑灯大战的念头。

  掀起被子,钻进温暖的被窝里面,看来猜想没错。骚女人果然未留寸衣。身
体紧贴着那光滑细腻的后背,那肿胀的阴茎贴着股沟不停地下移,一直到龟头顶
到一个洞口。

  女人好像还在沉睡,禁忌的快感并没有引起他,半点失望。右手绕过丰满手
臂,攀上了那对圣女峰,开始在那葡萄粒那戏耍起来。下身的吐芯的蛇头,开始
在那柔软的花瓣上面研磨,不时的找着空子,伸展下火红的龙头。

  黑暗中的,怀里的女人开始,轻微地咛嗫起来,也许是手上的动作激烈了点
吧,应该不是下面造成的。至于麦天为什么会这样想,都因为那熟透的葡萄硬挺
了起来,大拇指按着,不停地快速摩擦着,女人梦呢声不停的随着扶弄的节奏,
起伏着。

  真骚浪也,轻轻几下,就听到她的叫声,要是弄了起来,那就。想到这,下
面的龟头也不由得开始抖动起来,不停的点击着,花瓣~。

  「麦加~好痒~不要摸了。」被折腾后的女人竟然叫起阿爸来了。

  麦天听了后,慾火更加高昂。想着,三娘乌敏格,真的骚浪极点,故意说出
阿爸的名字来刺激他的慾望,不过也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刺激。那阴茎胀得自
己从未达到的长度,就能证明一切。

  双手移到肉紧的腰部那,虽然比起妻子那纤细的腰粗了不少,可是自己却特
别喜欢握住。好了肉棒上的青筋快要爆血了,再不进去泡泡绝对会爆。将自己的
腰狠狠地向后躬着,将紧贴丰臀的小腹,远远的离开。只留下火热的龟头,对着
花瓣的中心。

  猛吸一口气,握着丰腰的双手用力一抓。躬着的腰猛地向前一冲,啪叽的一
声整根肉棒顺着阴道口,一桿到底,他可以感受到女性柔软的身体如筛糠般的抖
动着,那紧密的肉洞一层层的包容着那条吐着口水的怪莽。

  两人同时轻呼了起来,但是女人的嘴巴被只大手握住,只能抖动着身体,呜
的疼鸣着。感觉到三娘那熟透的身体不停的筛动着,那紧插在深处的阴茎被温柔
的肉壁摩擦着,更要命的女人的不停的扭动着胯部,那阴茎不时地被甩出一半,
却又被自己送了进去。

  忍不住快感连连的讚道:「好舒服呀,你很疼是吧,这不要怪我,谁叫你装
睡了,还故意叫我阿爸的名字~喔~里面龟头的地方叫什么呢,那里是不是叫子
宫。好舒服呀,麦其起不是就从那里出来的哟。」

  扭动的女人,听到这淫蕩的话语后,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开始扭动着身躯
想摆脱那探寻花心的蛇头。那蛇头里流出的丝丝液体正滴答在子宫里的肉壁上。

  「喔~三娘听到我说到麦其你不高兴了呀,这要怪你喔。」对于女人的猛烈
扭动他并不在意,他的双手只要紧握住那丰满肉感的腰肢,就可以控制一切了,
无论她将肉棒甩出多少,都可以轻鬆的狠狠插回去。

  女人挣扎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没有再扭动了,任麦天那阴茎插在子宫
深处抖动。

  「嗯,这就乖了,不动了呀,三娘你累了吧。」女人停下了动作后,肉棒停
在里面的感觉虽然很好,可是少了点摩擦,于是开始旋扭着自己的屁股,那小腹
下挂着的大吊也开始跟着,搅和着。女人下身的肉洞被撑得满满的,再加上这要
命的旋扭,不由得轻哼了起来。

  女人的轻哼给与他强烈的征服欲。「好了我的弟弟看够了麦其弟弟的老家,
该是帮他修理的时候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出这么多下流的话来。看来干别人
老婆,特别是禁忌的感觉真不错呀。

  旋扭的动作换作来回的抽插,丰满的肉臀被他拍打得咧咧做响。美中不足的
就是这骚浪的三娘一直没浪腔淫语来助兴。不过那花房深处狂流的液体,从未停
歇过,后面每下抽插都可以听到,啪叽的抽水的撞击肉臀的声音。

  欢快地旋扭着身体,猛进猛出着。那熟透的身躯不停地来回摇动着,随着自
己强烈的快感,阴茎四周开始有规律地脉动起来。

  一直沉默着迎合肉棒进去的女人,深深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变化,那是男人射
精的前兆。彷彿她很害怕那生命的液体进入她的体内。她开始恐惧的扭动着,想
甩开那哆嗦在体内的蟒蛇。

  都在麦天的掌握之中,能控制腰就能控制一切,这话始终有效。知道自己将
要高潮了。怎么会让身下的女人将那生命的黏液挥洒在大地上,他要一滴不剩的
播到她的体内。

  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效的,身下女人没有麦天想像的那么快慰,绝望的轻轻叫
着~不要射了进去~。

  怎么声音有点怪,可是高潮来临的快感令他无法多想,胯下的肉棒用最大限
度地进入她的体内,开始规律的喷射着,灼热的白液狠狠的在子宫里面。怀里的
女人颤抖地接受着一切。

  正在消魂地喷射弹药时,一阵冷风又从帐外传来。通亮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帐
篷。麦天惶恐地看着门外进来的人。十大长老都陆续进来了,就连圣王的使节都
跟着走了进来,麦天的脸开始发白了。如今这一切都落入他们的眼里之中。以后
自己将无力在他们面前抬头。

  让他更恐惧的是,艳光四射的女人,扭着她那肥硕的肉臀,如蛇一样地走了
进来,当完全看清楚她的模样时,他的瞳孔开始放大,那美丽的女人对于他来说
简直比看见时界上任何可怕的妖魔还要恐惧。

  那笑得灿烂无比的脸蛋,成熟性感的女人竟然是~乌敏格~她在那里,那床
上的女人是谁~刚才的急唤声是那么的熟悉。

  不敢回头却又不得不回头证实。那回头的时间如过了千万年。那女人赫然慢
慢呈现在他的眼前~阴谋一个狠毒的阴谋~。虽然只能看见女人的侧脸,但他已
经认出她是谁了,她浑身不停地颤抖着,脸颊两边挂着深深的泪痕。

  清晰地看到那曾吸吮过甘甜乳汁乳峰,印着几道红印,那股沟下四处洒落的
爱液,刚才自己的生命液体,已经回到曾经住过的子宫里,四散而去。那成熟的
身躯,如风中败絮在卧榻上抖动着。